莱茵

安得广厦千万间

我从前并没有想过,那些小说电影里曾经非常嫌弃的、狗血的、屡见不鲜的的情节其实并不是过分夸大的。没有真正发生些什么的时候,共情其实就是动动嘴皮子的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愚蠢的我也不会知道,我也会有驻足在人群里看见相似的身影而愣住的时候。这样的情节讲出来就好像矫揉造作,可我按亮手机,看见屏幕上的备忘录里,近期日程只有两个字,忌日。那一刻,生活的藤蔓从地底缠绕上来,把我狠狠钉死——它一直都在,无时无刻,每时每刻,想要用它带着生铁气息的触手把我勒死在每一个醒不过来的梦里。

我其实一点也不关心我的未来,也不关心我时下的日子到底是艰难还是顺遂。拂去表面的林林总总,生活的本来面目还是那块崭新的、薄而锐利的铁板,生铁的气息那么鲜明,日日嵌在我的喉咙里,如同那十天里的每一秒钟一样,反复的,反复的切割。不分白天黑夜,也不论清醒还是睡眠,它在我稍加喘息的每一个时刻试图刺穿我的喉咙,以温暖,以留恋,以那些心酸而幸福的时刻,把我钉在再也求不得的回忆里。

此世浮生,真的是太过漫长了。

还是我想要的太多了。

欲说还休。